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2018新剑侠情缘平民职业:Facebook再次轉型 這次還會錯過技術大潮嗎

新剑侠情缘2单机游戏 www.mutfa.icu 【編者按】自2004年成立以來,Facebook已經從默默無聞的小網站成長為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網絡。在此過程中,Facebook也在不斷改變以適應不斷變化的趨勢,包括2011年進行的重大轉型。當時,當競爭對手迅速轉向智能手機和移動設備,而Facebook卻根本沒有在內部優先考慮發展移動業務,這險些導致Facebook錯過移動技術大潮。如今,Facebook再次面臨轉型的選擇。只是這次,它已經從早期困境中吸取了經驗教訓,以確保自己能再次跟上技術前進的步伐。

以下為文章全文:

\

Facebook一年一度的F8開發者大會已經于5月初結束,今年的大會主題可以用一句話概括,那就是“未來是私密的”(The future is private)。扎克伯格闡述了公司的未來愿景,提出打造“以隱私為核心的交流平臺”的新目標,替代了之前 Facebook 不斷宣揚的“開放式社交平臺”和“幫助人們連接世界”的使命。這意味著,Facebook將開始為迎接下一次技術大潮進行新的轉型。

實際上,這并非Facebook首次走上“十字路口”。早在2011年,這家社交媒體巨頭就曾面臨著類似的選擇。在2011年度F8開發者大會上,Facebook借此機會向滿屋子合作伙伴和媒體展示了其最新推出的產品和功能。比如,Facebook展示了經過重新設計的用戶檔案,他們稱之為“時間軸”(Timeline)。

隨著2011年F8開發者大會塵埃落定,Facebook高管們開始展望未來,該公司的問題突然變得顯而易見:盡管Facebook已經埋頭苦干了9個月籌備這場盛會,但其競爭對手正迅速轉向智能手機和移動設備。雖然Facebook也在手機上取得快速進展,但其內部根本沒有優先考慮移動業務。Facebook仍然認為自己主要是桌面服務,它在F8大會上發布的幾乎所有東西都是為網絡而設計的。

Facebook有適用于iPhone和安卓(Android)手機的移動應用程序,但它們是使用HTML5技術構建的。HTML5是一種相對較新的軟件語言,適用于構建網頁,但不適用于構建iOS和安卓設備的本地應用程序。Facebook已經普及了其代碼,它的所有服務都使用相同的技術,而不是為每個操作系統專門設計應用程序。因此,這些應用程序漏洞百出、速度緩慢,并容易崩潰。就像扎克伯格兩年后承認的那樣:“我們押下了一個錯誤的賭注。”

\

2011年9月22日,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舊金山舉行的F8開發者大會上發表主題演講

2012年初,扎克伯格將整個公司的注意力轉向了移動領域。他幾乎放棄了筆記本電腦,開始聚焦于移動設備。產品經理禁用了自己的Facebook桌面版本,迫使自己改用移動版本。在會議上,扎克伯格希望員工首先展示新產品的移動版本。如果他們沒有做到,會議就結束了。Facebook聘請了新的iOS和安卓工程師,經常舉辦為期一周的訓練營,讓他們的現有員工跟上進度,并將移動工程師安排到公司的每個產品團隊中。

扎克伯格甚至在他的手機上為公司首次公開募股(IPO)文件寫了致股東信,全文達到2000多字。Facebook突然之間將全部精力聚焦在移動業務上。盡管時機不佳,但考慮到當時迫在眉睫的IPO,這種全公司范圍的整體轉型被廣泛認為是Facebook歷史上最重要的舉措。扎克伯格認識到,下一個偉大的平臺是移動設備,而不是臺式電腦。如果Facebook想要生存下去,它就必須追隨這波移動浪潮。如今,Facebook的市值超過5000億美元,全球用戶超過23億,印證了扎克伯格當初所具備的遠見。

\

Facebook越活躍用戶數據以及大型收購行動

8年后,Facebook正經歷著另一次轉型。移動設備仍然是人們使用Facebook服務最受歡迎的方式,但在經歷了兩年的隱私濫用丑聞、錯誤信息宣傳以及政治兩極化之后,人們與這些服務的交互方式開始發生變化。

在Facebook旗下Instagram和WhatsApp上流行的私人消息和閱后即焚的Stories也在其中。Facebook建立其帝國所依賴的社交網絡大多是公共的、永久性的,現在已經進入了穩定期。Facebook的應用程序用戶在美國和歐洲不再增長。甚至有些人估計,該社交網絡的用戶群實際上正在萎縮。扎克伯格最近宣布,該公司正在轉向私有的加密消息,這可能預示著,Facebook和News Feed不再是該公司未來最引人注目的服務。

扎克伯格在接受科技媒體Axel Springer首席執行官馬蒂亞斯·德夫納(Mathias D?pfner)的采訪時說:“如果你看看人們現在網上互動的方式,你會發現其中增長最快的是信息、小群體以及短暫存在的Stories,這些都具有比‘數字城鎮廣場’更私密的特性。所以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把這稱為軸心,但很明顯,這是人們想要建造的下一個大東西。”

Facebook的核心社交網絡不會很快消失,但你在10年內使用Facebook產品的方式看上去和感覺上會與今天將大不相同。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很可能也是一個很大的機會。你會用它的哪些設備和服務?這一點可能也會改變。

扎克伯格不僅僅是在考慮這一現實,他實際上已經在為此進行押注。2014年,他斥資30億美元收購了虛擬現實(VR)頭盔制造商Oculus。他正在打造增強現實(AR)眼鏡;Facebook去年11月為客廳推出了一款視頻聊天設備,旨在與亞馬遜的Echo和谷歌的Home等其他家用設備競爭;此外,Facebook甚至正在開發自己的語音助手,該公司的區塊鏈團隊正在研究通過數字代幣(想必類似于比特幣)進行安全支付的問題。

扎克伯格甚至公開談到了這樣一種想法:將來有一天,你可以只用你的思維(不需要鍵盤)就能輸入信息。2月份在哈佛大學的一次談話中,他相當隨意地談到了讀心技術,并稱“這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

2018年5月1日,巴納巴斯·拉撒路斯(Barnabas Lazarus)在加州圣何塞舉行的F8年度峰會上試用了新的Oculus Go

對消費者來說,這項技術依然很遙遠,而可用的東西(如Oculus頭盔和Portal)人們卻很少使用。很明顯,鎖定私人信息是Facebook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但如果10年后該公司仍具有相關性,那么信息傳遞很可能只是該公司必須做出的多個關鍵轉型舉措之一。

人們在Facebook上使用的物理技術也有可能發生變化。你可以通過VR頭盔或AR眼鏡與朋友聯系,語音命令將成為人們通過家庭音響等設備進行在線交流的主導方式。如果真是這樣,Facebook將需要做出相應的調整。

誰都猜不到哪個技術平臺會占據主導地位,但Facebook和扎克伯格正試圖避免另一場瘋狂的爭奪戰。投資銀行RBC Capital Markets負責研究科技行業的華爾街分析師馬克·馬哈尼(Mark Mahaney)表示:“Facebook有個優勢,這也是谷歌的優勢,那就是他們擁有回報豐厚的業務,擁有大量現金,因此他們真的可以一種很少有其他公司能做到的方式進行試驗。他們可以投入更多資金,且很容易就能承擔試驗所需費用。天哪,這絕對是個巨大優勢。”

“氧氣”項目

Facebook的員工使用了很多代號。大多數新的項目和計劃都有自己的代號,比如去年9月推出的新無線虛擬現實頭盔Oculus之前代號為“圣克魯斯”(Santa Cruz)。Facebook的其他硬件項目使用了“Ripley”、“Sequoia”和“Aloha”等代號。雖然氧氣項目(Project Oxygen)不是個有趣的新硬件設備代號,但這是Facebook?;ぷ約好饈芄雀韞セ韉募蘋?。

谷歌在距離Facebook位于加州門洛帕克(Menlo Park)園區以南不到10公里的地方,在該公司成立以來的大部分時間里,尤其是在這家社交網絡的早期,谷歌始終是Facebook面臨的最大威脅。事實上,在2012年之前,Facebook員工仍在使用微軟Outlook和Quip進行電子郵件和文檔共享,而不是使用Gmail和谷歌文檔服務套件,因為前員工表示,Facebook高管從未信任過谷歌。

據Facebook前廣告主管安東尼奧·加西亞·馬丁內斯(Antonio Garcia Martinez)在其書《混沌猴子》(Chaos Monkeys)中透露,2011年,當谷歌宣布自己的社交網絡Google Plus以取代Facebook時,扎克伯格立即打電話給該公司,告訴他們“Carthago delenda”,在拉丁語中的意思是“迦太基必須毀滅”。這是古羅馬卡托(Cato the Elder)的號召,他激勵同胞們在戰斗中擊敗羅馬的對手。扎克伯格的戰爭口號肯定奏效了。幾年后,Google Plus幾乎被遺忘了。本月早些時候,谷歌宣布正式將其關閉。

但據四位知情人士透露,氧氣項目的目的是為了防范谷歌為Facebook制造一個更大、更長期的問題:作為安卓操作系統和應用店(Google Play,全球數十億人下載Facebook應用)的所有者,谷歌幾乎遏制著Facebook的全部分銷渠道。氧氣項目是Facebook制定的“在緊急情況下打破玻璃”的計劃,以防谷歌決定把所有的氧氣都吸出房間。

消息人士說,這項計劃是在2013年左右制定的,當時Facebook仍在向移動領域過渡,并擔心谷歌的影響力。目前尚不清楚Facebook現在對氧氣項目的需求有多大,但據前員工說,過去的計劃包括確保人們可以在谷應用店外的安卓手機上訪問Facebook應用程序。這包括像邊載(sideloading)這樣的策略,例如允許人們從移動網絡瀏覽器而不是谷歌應用店下載安卓應用程序。

氧氣項目的存在本身就提醒我們,盡管Facebook在移動領域一直占據著主導地位,但該公司的最大弱點在于,它從未擁有為人們提供服務所必需的手機或操作系統。Facebook本質上依賴谷歌和蘋果。一位Facebook前高管解釋說:“在移動領域存在著雙重壟斷(谷歌和蘋果),他們控制著分銷渠道。如果他們想讓你離開應用店,他們可以這么做,這是很強的控制手段。”

扎克伯格早在去年春天就承認了這一弱點。他在去年4月的一次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到目前為止,我對公司的經營方式感到非常遺憾,我覺得我們沒有能夠把移動平臺的發展方式塑造得盡可能好。iOS和安卓是在2007年左右問世的,當時我們還是一家小公司,所以這不是我們始終努力的方向。”

\

2014年2月24日,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移動世界大會上,旁觀者利用其手機上拍攝扎克伯格的照片

許多曾與扎克伯格共過事的高管表示,扎克伯格可能對競爭有些偏執,這種偏執情緒在Facebook的其他員工中都能感覺到。據《連線》雜志報道,在Facebook上市之前,扎克伯格在每個員工的辦公桌上都放了一本書,里面充滿了鼓舞人心的語錄。書后面的一條寫道:“如果我們不創造殺死Facebook的東西,其他人就會這么做。”像任何一位成功的企業高管一樣,扎克伯格始終在尋找對潛在競爭對手的影響力,尤其是谷歌和蘋果。

“獵殺者”手機

Facebook如今的影響力多體現在其龐大規模上。Facebook的應用和產品對谷歌或蘋果來說太受歡迎了,簡直堪稱不可或缺。他們在各自的平臺上需要Facebook的服務,否則用戶將不愿使用這些平臺。鑒于目前所處的監管環境,很難想象蘋果或谷歌會將Facebook從各自的平臺中撤出,盡管這看上去將非常不利于競爭。然而,蘋果確實采取了行動:今年1月,在有消息披露Facebook的“研究項目”正在收集數據,這違反了蘋果的服務條款。蘋果隨即取消了Facebook發布內部應用程序版本的特殊權限,導致其服務基本上陷入癱瘓。

但早在2010年,在Facebook擁有龐大影響力之前,它對蘋果尤其是谷歌的依賴開始增加,令Facebook的高管感到擔憂。該公司試圖通過另一種方式獲得杠桿:它決定建立自己的手機和操作系統來參與競爭。

Facebook的項目代號為“獵殺者”(Slayer),是“social layer”一詞的組合,后來更名為“Buffy”(就像吸血鬼獵殺者Buffy那樣)。Facebook開始打造一款多功能智能手機設備。想象一下iPhone,但是它來自Facebook。這個計劃由Chamath Palihapitiya領導,他當時是Facebook的產品和增長主管,如今是著名的風險投資家。

很快,這個項目遇到了工程挑戰,幾乎沒有通過原型階段。硬件并不是Facebook擅長的領域,操作系統比預期面臨的阻力更大。Facebook或許明智地認為,在移動操作系統方面與谷歌和蘋果等現有公司競爭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一位前雇員解釋說:“你不能帶著刀子去參加槍戰。”

因此,Facebook決定與HTC合作,嘗試開發一款內置Facebook社交功能的手機。Facebook最終推出的是原始手機計劃的大幅縮減版本:即名為Facebook Home的軟件程序,它將Facebook的圖片和狀態更新直接帶到安卓手機的主屏幕上。它是預裝在HTC手機上的程序,但從未獲得任何吸引力。這是一次巨大的失敗。

不過,這一經歷給Facebook的高管團隊留下了持久影響。Facebook沒有自己的核心設備來訪問其應用程序,這一事實被認為是個嚴重的問題,該公司不想在下一次移動革命中遇到類似的問題。據曾與扎克伯格合作過的人說,這是扎克伯格在虛擬現實成為主流平臺之前就決定收購Oculus的一個主要原因。

扎克伯格在2014年宣布收購Oculus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在移動領域仍有大量工作要做,但目前我們感到自己的優勢足夠大。從戰略上說,我們還希望開始專注于構建繼移動之后的下一個主要計算平臺。今天的收購是對計算機未來的長期押注。”

尋找下一款明星產品

4年后,很明顯,虛擬現實并不是扎克伯格曾經認為的下一個大平臺,至少現在還不是。市場研究公司IDC估計,2019年全球將有890萬部AR和VR頭盔出貨。相比之下,IDC預計今年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將達到18億部。VR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扎克伯格從Facebook早期的移動困境中吸取了教訓。即使Oculus被證明是Facebook早期HTML5移動應用的硬件等價物,它也遠遠不是扎克伯格唯一的賭注。

除了Oculus推出了四款不同的虛擬現實頭盔外,Facebook還在開發其他硬件。去年10月,Facebook推出了一款家庭視頻聊天設備Portal,旨在與亞馬遜的Echo和谷歌的Home等智能音箱競爭。該公司還在為電視制造某種視頻通話設備,即代號為“紅杉”(Sequoia)的數字投影儀。此外,Facebook還公開談論了將人類思想直接轉化為屏幕文本的研究,盡管這個目標可能有點兒遙遠。

但其中最新、或許也是最重要的賭注之一,就是去年春天Facebook首次發布的一款增強現實眼鏡。公眾還沒有看到原型機,但增強現實所提供的是虛擬現實所不具備的移動性。虛擬現實是偉大的沉浸式體驗,讓你坐在沙發上就可以前往另一個世界。而增強現實將能夠將數字物體覆蓋到你周圍的物理世界。這個創意理念在于,就像你的手機一樣,增強現實眼鏡將足夠輕便,成為你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對Facebook來說,把賭注押在虛擬現實上是實現增強現實目標的一塊墊腳石。扎克伯格去年4月份接受采訪時稱:“我們還不能建造我們今天想要的AR產品,所以建造VR是通往那些AR眼鏡的基石。”

AR眼鏡一直是許多公司的夢想,而不僅僅是Facebook的夢想。谷歌試圖通過谷歌眼鏡獲得吸引力,但結果以失敗告終。微軟正在制造自己的AR眼鏡,叫做HoloLens,而Magic Leap也在制造眼鏡,后者已經從谷歌獲得了投資。但它們都不是很時髦。不過你可以想象一下戴著Facebook AR眼鏡走進派對的場景。它們將能夠使用面部識別技術識別你周圍的人,甚至是你從未見過的人,并將他們的Facebook資料顯示在他們的臉上,盤旋在你面前,讓你透過眼鏡觀看,而其他人完全看不見。

這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科幻場景,雖然還不存在,但總有一天會成為現實。如果事實如此,Facebook就想擁有這樣的眼鏡。更好的是為眼鏡提供動力的軟件。你可以打賭,谷歌(亞馬遜、蘋果或微軟)生產的眼鏡可能會顯示出與Facebook配置文件非常不同的東西。這一現實和誰將控制它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前Facebook產品經理邁克爾·薩伊曼(Michael Sayman)表示:“至少在我看來,我們現在某種意義上依然處于盲目駕駛狀態。我們將需要這樣的時刻:‘哦,我的天,我們不知道這會成功,但現在它是顯而易見的。’我認為,在未來10、15年的某個時候,這種時刻一定會發生。”塞曼在2017年底前往谷歌之前,曾花了三年時間幫助公司更好地理解并為年輕人開發產品。

\

2018年5月1日,在加州圣何塞舉行的F8開發者大會上,與會者體驗Oculus Go VR頭盔

在2016年F8開發者大會上,扎克伯格為該公司制定了10年路線圖,此后他多次提及這一路線圖。該路線圖將AR和VR列為長期計劃的一部分,這一部分需要10年時間才可能成功,并將它們與Facebook的互聯網連接努力列入同一類別。盡管如此,AR或VR可能永遠不會以任何主流方式出現。扎克伯格去年4月在談到虛擬現實時說:“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它會成為一件大事。我認為,現實情況是,Facebook需要在其成為一件大事之前進行投資,以打造一些具有競爭力的實力。”

Facebook能擺脫自己的困境嗎?

扎克伯格是硅谷歷史上最偉大的產品構建者之一,或許更貼切的描述是,他是最好的產品思想家之一。Facebook許多最有價值的產品并不是由Facebook或扎克伯格發明的,該公司只是完善了它們。例如,Facebook 2012年斥資10億美元收購Instagram時,后者只有3000萬用戶。現在,這款應用的用戶已經超過10億人,SunTrust估計它今年將帶來近160億美元的收入。

WhatsApp是一種加密消息服務,突然間看上去就像是Facebook的未來藍圖。2014年,Facebook斥資190億美元收購WhatsApp時,它有4.5億活躍用戶,現在用戶超過15億人。Stories是Facebook在其所有應用程序中嵌入的閱后即焚照片和視頻產品,最初是由Snapchat發明的。在Facebook的應用程序上,每天有數億人使用Stories。

知道買什么和復制什么需要技巧,扎克伯格已經被證明是科技領域最好的快速跟隨者。如果說私人信息真的是下一波通信浪潮(誰能說不會呢?),4年前扎克伯格收購WhatsApp,并將Facebook Messenger開發成獨立產品,已經為此奠定了基礎。這一信號表明,在核心應用程序之外存在其他補充絕對非常重要。現在,扎克伯格正試圖將該公司的所有消息功能鏈接起來,將各自的用戶群整合到一個龐大的網絡中。

在Facebook工作了七年、從事新員工培訓和員工入職等工作的邁克·羅格連(Mike Rognlien)開玩笑地說:“當我們以19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WhatsApp時,我就想:‘這是真的嗎?,我們已經有了消息系統。’但這是扎克伯格及其身邊領導人真正睿智的地方之一,他可以看到你甚至不知道存在的角落。”

即使扎克伯格已經確定了下一波科技大潮,但擁有一個計劃和執行一個計劃是不同的,Facebook有兩個主要障礙。首先,Facebook在過去兩年中失去了大量用戶信任。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濫用數據丑聞以及幾乎不間斷的隱私和用戶數據災難中,Facebook看上去并不像是你想要的那種公司,你無法控制自己在使用的屏幕和設備。

公眾對Facebook的批評甚至包括其前員工,他們因Facebook的成功而發家致富。去年春天,WhatsApp聯合創始人布萊恩·阿克頓(Brian Acton)鼓勵人們“刪除Facebook”,盡管他在收購中賺了數十億美元?;褂腥誦?,Facebook正在“撕裂社會正常運作的社會結構”。

\

2018年4月10日,在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與參議院司法和商務委員會就用戶數據?;の侍餼儺辛咸せ嶂?,示威者展示了其剪影

在2010年加入南加州大學擔任公關教授之前,伯格特·坦德里奇(Burghardt Tenderich)花了十多年的時間為硅谷大型科技公司做公關。他教學生如何與公司溝通,并表示Facebook在他的教學和研究中“每天都會出現”。坦德里奇表示,他注意到,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公眾對Facebook及其科技同行的看法發生了巨大變化。

坦德里奇表示:“在默認情況下,科技公司和網絡公司是一件好事(他指的是幾年前的公眾看法)。但后來我們看到這種態度上的完全轉變,信任受到侵蝕。”坦德里奇認為,Facebook的信任?;淺Q現?,可能會對該公司未來銷售硬件設備的能力產生“極大的負面影響”。

坦德里奇在接受采訪時說:“當你告訴我,你正在寫一篇關于Facebook進入硬件市場的報道時,我本能地想到并立刻感覺到:‘哦,天哪,我會害怕這款產品。’它們現在將進入我的家中,并可能會更多地侵犯我的隱私。這些產品會引起人們的恐懼和憤怒,并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公關問題。”

Facebook面臨的第二個潛在障礙是,該公司已成為華盛頓最喜歡的大科技“出氣筒”。幾乎每個你能想到的、由三個大寫字母組成的政府機構都在起訴或調查Facebook。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美國司法部(DOJ)和聯邦調查局(FBI)正在調查Facebook的數據政策,美國住宅與都市發展部(HUD)正在起訴Facebook,指控其通過定向廣告產品使住房歧視永久化?;褂幸淮笈駝諳敕繳璺ㄈ肍acebook及其數據驅動的廣告業務承擔責任。

到目前為止,Facebook已經從容地接受了這些打擊,扎克伯格甚至傾向于支持這個想法。今年3月份,他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概述了他實際上希望Facebook受到監管的領域,比如有害內容、選舉完整性、隱私和數據可移植性。目標似乎是幫助塑造監管,而不是對抗監管,這一舉措甚至可能給Facebook帶來競爭優勢。

SunTrust分析師優素福·斯夸利(Youssef Squali)在扎克伯格發表評論后寫道:“我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一舉措可能為Facebook帶來積極影響。它把解決這些問題的責任推給了監管機構,而且Facebook顯然投入了更多時間、精力和資金試圖解決這些問題。因此,一旦監管機構制定了規則,該公司很可能處于有利位置。”

斯夸利還指出,新的歐洲隱私法GDPR旨在要求大型科技公司對其數據行為負責,但它并不是Facebook面臨的不利因素。他總結說:“迄今為止,GDPR幾乎沒有對Facebook的用戶增長或貨幣化產生太大負面影響。”

不過,Facebook的數據業務并不是唯一受到華盛頓審查的業務,有些人認為Facebook太龐大了。去年4月,扎克伯格在國會作證時,曾多次被問及Facebook是否存在壟斷行為,他甚至連一個Facebook競爭對手的名字都說不準。正在競選總統的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希望拆分Facebook,并拆分其不同的應用和業務。頗具影響力的科技通訊公司Stratechery創始人本·湯普森(Ben Thompson)稱Facebook收購Instagram是“過去十年來最大的監管失敗”。

上世紀90年代末在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司法部任職、后擔任英特爾總法律顧問的道格·梅拉米德(Doug Melamed)認為,監管機構可能會像沃倫和其他人希望的那樣,徹底分拆Facebook。但他認為,像Facebook收購Instagram這樣的并購合并,將會受到比以往更多的關注。梅拉米德稱:“我當然希望這些機構能采取更加積極的措施。如果他們找到了合適的線索,就會訴諸法庭,試圖在那里突破法律的界限。”

更難衡量的將是那些根本沒有實現的交易。多年來,得益于精明的收購,Facebook始終保持著領先地位。Facebook可能能夠留住Instagram和WhatsApp,但反壟斷監管機構更嚴格的審查可能會讓交易更難向前推進。梅拉米德說:“買家和賣家都將視此為一條更長、更為艱辛的道路,并可能迫使他們從原本在尋求的某些交易中退縮。”

但即使監管措施不會損害Facebook目前的業務,它們也可能在未來產生影響。撰寫專欄文章、協助政府調查、不斷解釋數據和安全事故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快節奏的消費科技世界里,這些干擾可能會以一種直到為時已晚才意識到的方式傷害Facebook。一位前高管說:“他們完全是在分散注意力,為此會錯過什么呢?”

扎克伯格在2011年F8開發者大會的主題演講結束時談到了摩爾定律(Moore‘s Law),即計算能力將呈指數級增長的觀點,并表示Facebook正在為人們分享數量呈指數級增長的未來做準備。他說:“我們可以展望未來,我們可以看到什么可能出現,這將非常棒!” 將近7年后,當扎克伯格再次走上2018年F8大會舞臺上時,他不僅談到了繼續為未來做準備,還談到了以一種與Facebook產品相適應的方式建設未來。

扎克伯格稱:“當我今天向外看的時候,仍然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我們這個行業開發的技術中幾乎沒有任何一項是為了把人放在第一位而設計的。我們的手機是圍繞應用程序設計的,這不是人們想要的。我認為,我們需要重新設計技術以幫助人們更緊密地聯系起來,但這樣的未來不會自己發生,世界也不會自己朝這個方向發展,這就是需要我們介入的地方。”(金鹿)

「硅谷封面」系列是為科技圈大咖訪談、重磅研究報告和大公司深度調查等匯總的欄目,旨在為科技資訊愛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優質好文。

編輯:WL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