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新剑侠情缘职业分析:中科院研究生遇刺案開庭:兇手兩次看向死者父母,要求判自己死刑

新剑侠情缘2单机游戏 www.mutfa.icu 記者/李佳楠 趙雅靜

編輯/劉汨

\

謝雕父母在法院前捧著兒子的遺像

庭審中,戴著腳鐐的周凱旋兩次轉身,望向謝雕的父母。謝雕的父親覺得,他在殺害自己兒子之前,也是這樣的眼神。

2018年6月14日,25歲的中科院研究生謝雕,在招待中學同學周凱旋時,被對方當場刺死。2019年5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據了解,控辯雙方焦點仍然圍繞精神狀況問題展開。辯方律師在當庭并未提出新的證據,仍然要求再次做精神鑒定,被法院駁回。

深一度記者從相關渠道了解,案發前,在周凱旋啟程前往北京時,就已經在網上訂購好了行兇的刀具,并直接郵寄到了他在北京的住處。

庭審中,周凱旋仍然將行兇原因歸于2016年的一次聚會,稱當時謝雕罵了他和家人。在2018年,一次群內聊天時,謝雕一句“炫富”的評價,周凱旋也認為刺激到了自己。

庭審最后,法官多次詢問周凱旋是否做最終陳述,周凱旋均表示,希望判處自己死刑立即執行。目前該案庭審已經結束,將擇日宣判。

\

案發時的視頻監控

被告當庭求死

5月24日,早晨8點40左右,北京一中院門口,已有多家媒體記者在門前等候。9點鐘左右,神情嚴肅的謝雕父母進入了法院,在案發近一年后,他們等來了對兒子中學同學的這場審判。

整個庭審持續了近5個小時,據受害方代理律師姜麗萍描述,被告周凱旋剃了光頭、穿一件米色短袖坐在被告席上,他全程狀態很平靜,臉上沒有太多表情。有時候低著頭,有時候捂著臉,“檢察官不斷提醒他注意聽庭審,注意聽大家說話,他就會好好坐一會。”

姜麗萍透露,庭審現場,控辯雙方對檢方起訴指控的周凱旋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爭議焦點仍然圍繞精神狀況問題展開。辯方律師當庭并未提出新的證據,仍然要求再次做精神鑒定,被法院駁回。

據深一度記者了解,2019年3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一份精神鑒定結果顯示,周凱旋被診為神經癥,評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

姜麗萍律師表示,認定有心理上的精神疾病,但并不影響他的認知能力和行為。因為手段極其惡劣,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影響特別嚴重,不會從輕審判。

對于殺害謝雕,周凱旋當庭沒有道歉。對于殺人原因,周仍然陳述稱,2016年,同學聚會時,謝雕罵他和他家人好幾個小時,仍然認為是謝雕的錯導致他受了刺激?;褂幸淮畏⑸?018年,周凱旋喝了一個可樂,后發圖到微信群里,謝雕說他炫富,“大概意思是你在群里炫富會引起仇恨。”

姜麗萍律師認為,周凱旋的說法沒有其他證據相互印證。有4位他們的高中同學也在證言中回憶了聚會的情況,其中3位同學都不記得聚會時兩人發生矛盾,只有1位同學隱約記得,當晚兩人好像吵了起來。

關于謝雕殺完人的手勢含義,被告律師認為是被椅子砸了之后的一種防備,表示自己對周圍人不構成傷害。但姜麗萍律師并不認同這樣的說法。

姜玉萍律師講述,庭審中途,在交換證據時,周凱旋并未看自己的父母,反而兩次扭轉身體看向謝雕父母,看了很久。

謝雕父親表示,自己看到了周凱旋的目光。“他看我們的眼光也是帶著殺意的眼光。像當初飯桌上看謝雕的眼光一樣。我理解的周凱旋當時的心情是:我馬上就要殺你了,你還給我照相,還和我聊天。”

庭審最后,法官多次詢問周凱旋是否做最終陳述,他沒有表示對謝雕及其家人的歉意,但希望判處自己死刑立即執行。被告律師陳述時,將此作為周有精神疾病的一個證據。

庭審時,謝雕家屬放棄了民事賠償,謝雕父母在法院門口展示了萬人聯名死刑請愿橫幅。關于賠償問題,謝雕的母親表示:“他給我們造成的損失他賠得起嗎?我們也不要了,我們就要他死刑”。

庭審當日,周凱旋親屬的身影并未出現在記者的視野中,深一度曾多次嘗試聯系,對方拒絕接受采訪。據了解,目前該案庭審已經結束,將擇日宣判。

\

案發前,謝雕給周凱旋拍攝的照片

帶來“殺機”的聚會

2018年6月14日晚18時許,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餐廳里,謝雕見到了從重慶遠道而來的中學同學周凱旋,謝雕很開心,還給周凱旋拍了一張照片。

根據監控記錄,席間,周凱旋突然起身,舉刀刺向謝雕胸部。刀在謝雕胸口劃了一道,謝雕沒有防備,雙手捂住胸口,看著對面的周凱旋,倉皇后退。周搶上一步,刀刺進謝雕頸窩,謝雕站不穩,面朝下,倒在地上。周凱旋彎腰壓在謝雕身上,繼續捅刺。

調查顯示,周凱旋使用事先購買的戶外戰術刀猛刺謝雕胸部、背部、頸部,導致謝雕因心臟破裂引發失血性休克死亡。

行兇后,周凱旋起身,高高舉起雙臂,擺出勝利的姿態,之后跑離現場。逃跑過程中,周凱旋向一婦女謊稱,自己是學生,被人追打,隨后翻墻躲到一處滿是荒草的院子內。該名女子走到馬路對面后,主動報警。

據警方事后調查,6月11日,周凱旋從重慶出發時,就已從網上購買了戶外戰術刀,提前在北京預定了家庭賓館。6月12日,刀具送至賓館旁便利店代收,當晚周凱旋至北京。13日,周微信聯系謝約飯,謝雕因較忙無法相約,雙方約定第二日晚上聚餐,周當天去了國家博物館、動物園、美術館等地方,當日下午5時左右才取走刀具。

周凱旋和謝雕初中就是同學,2009年就讀于重慶墊江中學,高三時,兩人還同住一個宿舍,謝雕是宿舍長。兩人的室友王偉(化名)稱,十位舍友“關系很和睦的”,2012年上大學后,大學都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學校,謝雕還組建了一個寢室群。

案發后,有消息稱,關于周凱旋的作案動機,是因為此前的同學會上,謝雕說的一些話,讓他兩年來過得不舒服。隨著案件的審理,關于這次引來“殺機”的同學會,也有了更多的信息披露。

據謝雕家屬透露,周凱旋事后向警方供述,在2016年1、2月份的一次高中同學聚會上,因為當時他的叔叔做生意失敗、姑姑賭博,家里欠了很多錢,周凱旋那段時間的壓力一直比較大,玩狼人殺游戲時,他和謝雕的言語比較激烈,導致了自己情緒失控。

周凱旋稱,在聚會上,謝雕罵他有自閉癥、全家有問題等,當時其他同學都在一旁看著。事后,自己時?;嵯肫鷲飧鍪?,特別恨謝雕。周覺得,“他對我的刺激使我的生活、工作、學習都受到了影響”,于是產生了報復謝的想法,但并不堅定。

兇案發生后,舍友王偉曾和另一個同學回憶過聚會時的情景,當時吃飯在一個包間里,環境并不嘈雜,大家都很和善,玩得很開心,謝雕絕沒說過罵人或者是很重的話,不然大家肯定都有印象。“狼人殺游戲本來就類似于辯論,你說你的觀點,別人可能反駁一句,僅僅是反駁,但周凱旋聽起來可能就有點針對他”。

謝雕父母也對當天的聚會有印象,謝雕回家曾問起他們,記不記得周凱旋這個人,“說覺得他可惜,想拉他一把”。

這次爭吵之后,周凱旋一度退出了舍友群,也不再參加聚會,對同學們的態度冷冰冰的。2017年上半年,謝雕又把周凱旋拉進來了,不知什么原因,周明顯比之前活潑一些,經常在群里說話,發一些表情。

根據深一度記者獲得的相關資料,事發前群內的一次聊天,最終讓周凱旋打定了主意要傷害謝雕。據周凱旋稱,自己在同學群里發了一張喝可樂的照片,謝在群里回應說炫富,要拿刀砍。

對于這個事,王偉完全沒有印象。“我們在群里經??嫘?,互懟,同學之間表達親近的一種方式嘛”。

深一度記者從相關渠道了解到,在案發兩個月后,周凱旋評價自己的行為時稱“愧疚也有一點,但現在更多的是后悔”,但他依然強調,當時,他是被逼到了那個狀態。

\

謝雕生前的照片

兩個家庭,兩種性格

謝周兩家都住在重慶市墊江縣城,兩家相距一公里左右。謝家經濟狀況不好,事發前一兩年,謝雕父親謝中華開長途貨車貼補家用,母親雷靈是跟車的押運員,全程跟著照顧。

在家人的聊天群里,父母會給兒子看路途的風景,謝雕也會分享生活的日常,家人間偶爾開個玩笑,一片溫馨祥和。謝雕的頭像是一個翹起臀部的小熊的形象,謝父笑言,“狗狗,把屁股翹起來干嘛,討打嗎?”,謝雕幫父親糾正,謝父調侃,“老漢眼力不好了”。

在父母的眼中,謝雕非常善良,特別喜歡動物,經常喂流浪狗;從小人際關系都很好,每年都獲得三好學生的證書。高中同學評價謝雕,“組織能力特別強,經常團結我們”,每次放假都會組織大家一起吃個飯,一起聊天。

“平時都是笑呵呵的,感覺和他待在一起,心情都會好很多”。有一次謝雕領朋友和同學一起打球,有了沖撞,謝雕站出來為朋友說話,避免了沖突。

與謝家不同,周家人的關系更顯冷淡、生疏一些。父親周建軍是墊江四中的物理老師,曾擔任學校的伙食團團長,事發后主動辭去該職,僅擔任教學工作;母親為高速公路的會計員。

事發之前,周凱旋的爺爺奶奶搬到周凱旋位于墊江四中印刷廠的家里,該小區為四中的集資房。據地圖顯示,墊江四中距離該小區無直達公交,開車最短距離為25公里,最短用時估計為45分鐘。一位鄰居告訴深一度,因工作原因,父母雙方經常晚上不回家,住在單位。

談及孫子行兇,周爺爺情緒沒有太大波動,只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等待法律公正地宣判”。

因為沒在一起生活過,周爺爺沒有對自己孫子的性格給出具體的評價。深一度了解到,周凱旋上學前由外公外婆帶大,四五年前周的外公去世后,2017年周凱旋的外婆也離開人世。

鄰居對于周家的印象,周父經??潿映杉ê?,不出去亂玩,喜歡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鄰居覺得,經常自己一個人在家,讓周形成了孤僻的性格。

一位和周凱旋媽媽同在一單位的知情人介紹,事情出來后,有同事認為這和周家家教有關。周的母親長期不在家,周都是自己在家。“小時候周打架打輸,父親會把另一個小孩抱著讓周打。”

在同學眼中,周凱旋比較內向,喜歡獨來獨往,不太善于言辭。高中時是學霸,成績一直是年級數一數二,一直是乖學生的形象,也是同學的榜樣。

中學時,周凱旋曾去謝雕家做客,因為謝雕很少帶同學來家里,因此母親雷靈對周印象很深。雷靈告訴深一度記者,從進門到吃飯后離開,周沒有道一聲謝,也沒有打過招呼或道別。父親謝中華曾提醒兒子不要和周深交,“說是教師子女,一點家教都沒有”。

高中畢業之后,除了寢室活動,謝雕和周凱旋很少有交集。當年高考,周凱旋成績不錯,考入川大,謝雕則考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進而考上中科院的研究生。因對成績不滿意,周凱旋退學復習了一年,后考入西安交大,本碩連讀。但因沉迷游戲,連續掛科,周凱旋沒能繼續攻讀碩士,選擇畢業工作。

畢業之后的周凱旋并不順利,2017年畢業后在南京一個軟件公司工作,2018年2月辭職,后回重慶備考公務員也未過關,2018年5月,在重慶一公司工作一周后,周凱旋再次辭職。按照周凱旋的說法,這些經歷都是謝雕當年的“辱罵”舉動造成的,毀掉了他的生活。

沒等來的道歉

2018年6月17日下午兩點,謝雕的父母在司法鑒定中心見到了謝雕的遺體。謝雕平躺著,身體坦露出深深的三道傷口。謝雕的母親還未哭出聲音,便幾近昏厥。

為了配合警方調查,謝雕父母在北京待到8月才返回墊江。案發之后,謝父精神狀態不好,經?;秀?,有時回家走過家門都意識不到,不得不暫停了跑車的工作,家里失去了主要經濟來源。案發前,謝父被診斷為鼻咽癌,案發后沒有再去復查,如今不知病情如何。

因為怕聽到別人會說起自家孩子,詢問案子進展,大多數時間謝家人都會待在家里。2018年春節,因長期心情壓抑,謝家父母都生了病,冷冷清清的度過了春節,但他們還是做了些好吃的,去謝雕墳前看了看。

謝雕的父母總會去兒子的房間翻看遺物,謝父有時會躺在謝雕的床上,胸前抱著謝雕生前的照片入睡,只為能在夢中見到兒子。在三人的微信群里,謝父曾發消息想念兒子,怕惹得妻子傷心,又快速撤回。兩人心照不宣的做法是,想兒子時,各自把思念的話,發給謝雕的賬號。

深一度看到了一張拍攝于2018年的謝家全家福,一年過去,謝雕的父母明顯蒼老、消瘦了很多。年邁的奶奶和外婆更是深受打擊,身體暴瘦。

遇害前,謝雕生活順遂,已經開始找工作,和女友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他的去世對女友打擊也很大,事發后將頭像換成灰色,每逢節日還要安慰謝雕父母。

周凱旋的家人同樣被卷入了命案的漩渦,據深一度記者了解,案發后,周家父母長期待在北京,曾一度要賣出家中住房。有鄰居稱,周父的模樣明顯蒼老了許多。

據了解,2018年10月,周凱旋的母親提請對兒子進行精神鑒定。鑒定內容顯示,2015年12月,周凱旋自己控制不住地回想起過去的瑣事,特別煩,注意力不集中,曾去醫院就醫,醫生認為不太嚴重,最多有點輕度抑郁,開具安神補腦類藥品。

2019年3月,精神鑒定結果確定,周凱旋性格內向、孤僻、不善交際,喜安靜、獨處,為人敏感、固執,心胸、脾氣尚可。2016年后自感精神異常,出現反復的、不由自主的強迫性思想,病程伴有輕度焦慮抑郁,并有超價值觀念存在,認為他人針對自己、整自己,心態放松后減輕。最終診斷為神經癥,實施違法行為時無精神病癥狀導致的辨認、控制能力障礙,評為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

據謝雕的父母透露,事發后,周家并未第一時間找到他們道歉或商議賠償事宜。只是在鑒定結果幾近確定的時候,周凱旋辯護律師曾多次找謝雕代理律師協調溝通民事賠償事宜,但遭到拒絕??ピ詡?,周家轉托墊江當地中間人協調溝通未果。案發至今,雙方家屬并未有過直接對話溝通。

命案的發生不僅攪亂了兩個家庭的生活,也讓謝雕和周凱旋共同的朋友們手足無措。王偉說,事后,舍友們彼此之間都不聯系了,許多人還刪掉了以前群里的聊天記錄,王偉沒有刪,但也不敢去點開看。“我感覺自己都沒有高中同學了,挺慘的”。

對于謝周二人,王偉說,“兩個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說一個好另一個不好”,但對于周的做法,“我很難理解。對事不對人,他做錯了”。

編輯:WL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