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新剑侠情缘藏剑和昆仑:自作孽,我在高考前夕突發心梗

新剑侠情缘2单机游戏 www.mutfa.icu 這是真實故事在線的第353個故事

主播:愛在江南

高三成績不理想,離理想院校相距甚遠,怎么辦?在一次與閨蜜的相互吐槽中,我找到了方法,沒想到卻差點要了我的命。

\

我叫趙榕墨,2000年出生于四川成都。

我在一個富裕溫馨的家庭長大,媽媽是西南一所大學的數學系副教授,爸爸是一名建筑商人。

我從小成績優異,一直是爸媽的驕傲。每個假期,我們一家人都會去世界各處旅行,爸媽感情好得讓旁人羨慕。

但平靜的生活在我初二時被打破了,媽媽抓到了爸爸出軌的證據,那段時間,家里的氛圍僵硬冰冷,爭吵一觸即發。

爸爸向媽媽解釋,說那不過是生意場上的應酬。但隨后,媽媽扒出爸爸在外還有個三歲的私生女,爸爸終于無法再狡辯。

媽媽一向是個強勢獨立的女人,即使爸爸百般懇求,媽媽還是和爸爸離了婚,我的撫養權歸媽媽。

父母離異對我的打擊很大,我無法接受家庭破碎的事實,在學校里變得自閉內斂,沉迷繪畫作為對現實的逃避。

我的成績也一落千丈,從年級前十落到兩百名之后。

媽媽在離婚后的那段時間,仍舊表現得很堅強,似乎沒什么異樣,以此讓別人沒法看她的笑話。

可是,每當在親戚面前提起我的成績時,媽媽卻不復原來的意氣風發,要知道我曾是她昔日的“門面”之一,

在別人那里丟了面子,媽媽就會從我身上“討回來”。

那時我正值叛逆期,每當媽媽逼我學習,我都會很不耐煩地戴上耳塞,不愿聽她說話,然后繼續畫自己的畫。

媽媽則是一直念叨,沒收了我的手機等一切電子產品。我其實對電子產品的需求不大,最喜歡的東西只有兩樣:看書、畫畫。這些都是她很難剝奪的。

到了初二的零診前夕,我的成績仍舊沒什么起色。由于零診成績關系到我是否能順利直升我們高中本部的實驗班,媽媽給我的壓力越來越大。

零診前的一個周末,我回家,剛進門就看見茶幾上散落著我的畫稿和作畫用具。然后媽媽當著我的面,把那些畫稿和畫具收了起來,表示她要暫時保管一段時間。

我不服,她卻告訴我:“墨墨,媽媽是為你好,如今你不努力,以后該怎么辦,怎么在你那些表兄妹面前抬得起頭來?等你考上不錯的大學,媽媽就不管你了,但是如今你要認真學習!”

我十分委屈地向她吼道:“你這根本不是關心我,你只是容不得我比別人差罷了!”

媽媽看著我說:“你還小,不知道什么是關心??鑾夷閿姓餉春玫淖試?,我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時間精力,你憑什么比別人差?等你確定能夠直升實驗班,中考后的暑假,媽媽就把這些東西還給你,你可以繼續畫畫,我不會管你。”

我沒辦法,只能妥協。

就這樣,在媽媽的高壓之下,我逐漸恢復了自己的原有水平,最后拿著學校的獎學金,成功直升我們學校本部實驗班。

只不過,我和媽媽沒有了原來的親近,我覺得她是打著對我好的幌子,只在乎我的成績,對我沒有實際的關心。

\

由于成功直升,我不用參加中考。媽媽沒說繼續讓我畫畫的事,而是花幾萬給我報了個在美國和歐洲游學的夏令營。

我其實蠻高興的,因為我寧愿出去呆著,也不愿意和媽媽在一起聽她的念叨。

那個暑假,我和一群同齡人,坐著飛機,去了哈佛麻省耶魯,又在東海岸看了斯坦福硅谷,體驗了一些課程。

一切其實和旅游區別不大,但真正對我產生震撼的是歐洲之行時,我去了文藝復興之地佛羅倫薩。

我們參觀了佛羅倫薩美術學院,和我玩得很好的那個北京女生告訴我,她決定高中就去意大利讀,以后要考佛美,和米開朗琪羅、達芬奇做校友。

我一陣心動,因為從事藝術是我的夢想,而佛美幾乎是所有藝術生都向往的地方,游學這幾天的體驗,更讓我很渴望能考上這所學校。

我當即興沖沖地給媽媽打了電話,卻不出意外地被拒絕了,理由是:“讀藝術有什么前途?”

游學回來后,我哭著哀求過媽媽很多次,甚至爸爸都給媽媽說情,說他愿意支持我稚嫩的夢想。

但媽媽態度十分強硬,直接給我講:“你爸愿意支持你,是他以為自己的錢能養你一輩子,甚至養活你的夢想。但你不可能全靠你爸,他以后會組建自己的家庭。而媽媽這邊,雖然不差錢,但媽媽也要對你的未來負責,你成績這么好,讀藝術是浪費了!”

為了增加這番言語的權威度,媽媽還讓同樣是大學教師的舅舅和舅媽來勸我。于是,在長輩們的輪番轟炸之下,我的藝術夢終于夭折。

媽媽再次勝利了,我卻更加抵觸不近情理的她。我覺得她從來不在乎我的想法,只愿意讓我去做她認為正確的事。

事實上,我也知道媽媽壓力很大,那次沖突結束之后,有次半夜我很渴,去客廳喝水,還看見媽媽在一邊哭一邊給我整理學習資料。

但她并不愿意給我袒露她的內心,在我面前也是一副堅強外殼。

于是,我們的關系越來越疏遠。

\

更大的沖突在高一上學期爆發了。

那個學期的期末,我們要決定文理分科,我一向擅長也喜歡文科,知道媽媽不會同意我的選擇,自己填了分科申請表就交了上去。

因為我的成績在年級前列,老師也更希望我去讀理科,就給媽媽打了電話,想勸勸我。

當被老師叫到辦公室時,我感覺很受冒犯,覺得自己沒有受到尊重。

老師說是讓我們自己決定分科,實際根本不在乎我們的想法,只把我們認為是家長的附屬品。

媽媽一見到我就問:“墨墨,你怎么不問問媽媽的意見,就直接把表填了?”

我語氣很沖地回答:“你的意見我不用問,你只會逼我選理科!”

老師見我們母女兩個氛圍不對,趕忙上來和稀泥。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那么不給媽媽面子,她很生氣,直接上前就給了我一個耳光,那是我長那么大第一次挨打。

媽媽也被自己的過激行為嚇到了,她似乎想安撫我,卻還是停住了腳步,轉身對已經驚呆了的老師說道:“麻煩老師改一下,趙榕墨就選理科。”

我冷笑一聲,直接出了辦公室,只覺得心都涼了。

中午時,我收到了媽媽的道歉短信,幾頁的字,無非是告訴我她有多為了我著想,理科比文科好在哪里,她壓力有多大又有多不容易,我要懂事等等。

她還告訴我,總有一天,我會知道她才是對的。

我卻直接把那條短信刪了,下定決心一定要認真讀書,大學考得越遠越好。

按我的成績,上一個不錯的985沒有問題,但如果只是這樣,媽媽會逼我留在成都。

所以,我把自己的目標定成了清華北大,因為我知道,媽媽對那兩所學校的光環沒有抵抗力。她當初高考發揮失常,與北大失之交臂是她一輩子的遺憾。

有了遠離媽媽的目標后,我開始學得更加拼命,周末也不回家,放假除了補課,我就去圖書館呆著。

就這樣,我和媽媽眼不見為凈。

在我的努力下,盡管我們學校競爭激烈,我還是一直保持著前十,北大似乎已經不再遙遠。

高三很快到來,大概是心中壓力太大,我在高三入學考試時,遭遇了滑鐵盧,第一次排名掉出了年級前五十。

雖然老師告訴我,我們學校的學生都是全市的佼佼者,前一百名都很不錯,但我還是不能釋然。

在學校里都掉出了前五十,在省上又怎么可能高分排名進清北?

自從那次文理分科的沖突后,媽媽大概也意識到了我和她的隔閡,開始向我示好,得知我入學考試的成績下降,她打來電話想安慰我,我則說了兩句后直接掛斷。

我并不需要她的安慰,我只想遠離她,找到自己的生活空間。

\

于是,入學考試后我開始更認真的學習。班上的壓力也很大,同學們一個個都比之前認真了不少,下課了都很少有人去上廁所,時間被掐得很準。

成績下降使我壓力巨大,我開始害怕自己高考失利該怎么辦,總是失眠,這導致第二天的學習效率不高、狀態很差。

就這樣,2017年10月,我迎來了高三的第一次月考。我實際是感覺發揮正常的,但成績下來,我卻又下降了三十多名。

成績排名在班上貼出后,下一節體育課,我破天荒地沒有繼續呆在教室,而是在操場上瘋了一樣跑了很多圈,直到累得自己不想再動。

第二天凌晨,我在微信上找自己最好的朋友王皖傾訴。她讀的是我們學校的國際班,高三時就被交換去了波士頓讀高中。

我們實則是相互訴苦,抱團取暖,王皖的家人對她期望很高,認定大學非常青藤不可。

王皖壓力很大,因為成績和社會實踐都是缺一不可的,她卻根本沒辦法兼顧,甚至到了“嗑藥”的程度。

她對我講:“你根本不知道我們這邊的競爭有多強,特別是我讀的這種西海岸私校,大家都是削尖腦袋要進哈佛麻省,考醫學院做律師學金融,比你家世好的比你努力,比你努力的還在嗑藥。”

我問她,到底吃的什么藥,王皖回答:“這邊最流行的是阿德拉(Adderall),年級里很多人都在吃。這藥原本是治療多動癥的,正常人吃了也能提高專注度。

這種無底線競爭真的非??膳?,大部分人都在嗑藥,在學習社交兩不誤的情況下,你想不吃,都沒可能。

我聽一些已經進了常青藤的學長學姐們說,他們在大學里,也是阿德拉不離手。”

隨后,她繼續在微信上給我說道:“不過我還是沒選阿德拉,你知道我喜歡化學,阿德拉實質就是甲基安非他命,和冰毒差別已經不大,我害怕上癮,選的是利他林。效果還不錯,但我還是擔心有后遺癥,等錄取結果下來了,老娘絕對不吃了!”

她絕對沒想到,她的幾句訴苦,卻讓我心動了。我問她:“我也想吃利他林,你知不知道什么國內的渠道?”

王皖大概被我嚇住了,幾分鐘后才回了一句:“姐妹,別開玩笑。”

我告訴她:“我是認真的,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們這邊的壓力有多大,我寧愿透支犧牲自己的身體,也要考好。”

我態度強硬,王皖沒辦法,只能告訴我她知道一個瑞士的同學在搞代購,還給了我那個同學的微信,讓我自己聯系。

\

和王皖聊完天后,我并沒有急著加那位同學的微信,而是上網查了許多利他林的相關資料。

我尤其在知乎呆得久,因為上面大多是和我有一樣需求的學生。

在查資料時我了解到,利他林如今在國內已經停產,屬于精神類的管制藥物,在國內唯一能買到比較類似的是專注達,但必須有醫生處方。

所以利他林只能買國外的,現在市面上的大多是巴基斯坦和瑞士、美國版。

巴版便宜,但假貨橫行。瑞士諾華版和美國版差不多,但更好買,藥效比較穩定。至于后遺癥,因人而異,但比較共同的是會沒有食欲。

我覺得能接受,就聯系王皖推薦我的那位同學,買了藥。

我買藥的價錢偏高,已經是三十多塊錢一粒了,但我寧愿花錢買個安心。

一盒是兩板,15粒每板,每粒10mg,我先買了一盒,也就是三十粒,加上郵費將近1000元。

一周左右的樣子,我的藥就寄到了。盒子由于占空間,在寄出時就已經扔了。我看著兩板藥,心中有些不安,但還是按賣家的指導,中午空腹服了兩顆。

由于利他林會導致食欲下降,服藥后我抓緊時間吃了飯。大概是15分鐘左右的樣子,藥效上來了,我感覺到自己心跳開始加速,又過了幾分鐘,才變得正常。

為了測驗效果,我開始背英語。

我無法形容那種內心平靜的感覺,當時完全沉浸了學習,注意力極度集中,全身心的投入之下,單詞很快一個個被我記住,而之后帶來的正反饋使我更加想要學習。

那天我記的單詞,比我平時三天的任務量都多。

藥效持續了四個小時。除了藥效過去之后,那種巨大的壓抑和空虛感,加上有點頭痛之外,我沒有什么其他感覺。

我很滿意這種效果,當晚我又訂了兩盒。

那天晚上,大概是大腦運轉過度,我很疲憊,很早就休息了,破天荒的沒有失眠。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我保持著每天早上和中午服藥的強度,至少保持八小時的學習專注度。

王皖勸我還是必須吃五天停兩天,另外每天也不要吃得太多。

我剛開始還能聽勸,但可能是我體質特殊,每次藥效過去,我都會感覺心情十分壓抑,非?;襯鉅┬Щ乖謔鋇哪侵腫ㄗ⒂肽?,再加上晚上我也想學習,于是我沒有聽她的勸,在開始服藥的三個月后,我每天晚上六點左右也會再吃一次藥。

這樣每天六粒,每周七天,雖然花銷巨大,我卻也負擔得起。

我原本擔心這樣會不會不好,但似乎并沒有什么后遺癥,每天都是十幾個小時的高效學習,晚上也因為疲憊休息得很好。

只是偶爾管理不了自己的情緒,會易怒,但還在能接受的范圍之內,于是我打消了心中的顧慮。

2017年12月末,高三的第一次診斷考試來了。老師們一直都說,一般一診考多少,高考也不會差太多,于是大家都很重視這場考試。

成績下來后,我時隔幾個月,重新殺入年級前十。

媽媽十分高興,過年時親戚們問起成績,她都會故作謙虛地說:“一般,這次才考第六名,沒進前五。”

在我面前,媽媽則是告訴我不要驕傲,要繼續保持。老師也說,我狀態這么好,清北指日可待。

在周圍人的反饋中,我越發覺得自己吃藥是非常正確的選擇。

\

就這樣,又過去了幾個月,我在每次考試中保持著自己的強勢狀態,無比期待高考的到來。

到時候,我就能遠離媽媽了!

很快到了2018年5月,三診之前有一段復習時間。

那天早晨,我如常在教室自習,讀著英語。但突然,我感覺心臟那一塊非常痛,痛感非常劇烈,一直持續,讓我感覺仿佛下一秒就會死去。

我想忍忍,換了姿勢,但心臟就像被繩子勒住了一樣,換什么姿勢都是一樣的疼。同桌發現了我的異樣,立馬舉手告訴了老師。

老師當即打了120,學校醫務室的人也很快趕來,當即判斷是急性心肌梗死。

醫生拉開桌子,騰出一片空地,讓我側臥,不要再動。

由于我說不清到底是哪一片在痛,所以即使有阿司匹林和硝酸甘油,他們也不敢隨意用藥。

好在救護車很快趕到,媽媽也及時趕到了學校。

在救護車上,心電圖提示是急性前壁心肌梗死后,媽媽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一邊哭著握著我的手,一邊確定要做介入手術。

到了醫院后,我就直接被送去了導管室,造影檢查提示心臟左前方大血管完全閉塞,醫生馬上為我進行了心臟介入支架手術。

由于心肌梗死有個90分鐘急救模式,假如能得到有效治療,就能恢復正常人水平。如果過了90分鐘后再搶救,心肌就會出現不可逆的壞死。

所以我真的很幸運,發病一個小時,就得到了及時的救助。我在局部麻醉的情況下接受了手術,醫生說,穿刺24小時后就能下床,甚至當天出院也可以。

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多住了幾天。

媽媽被我嚇慘了,一見到做完手術的我,眼睛就紅了,問我:“墨墨,你還疼嗎?”

我搖頭,想到一個月之后的高考,皺了眉,問道:“媽媽,我還能去考試嗎?”

媽媽一聽我這話,眼淚立馬就掉下來了,告訴我:“考試哪有命重要,這段時間我們先不想了。”

下午,醫生查房來了解情況,因為像我這樣十幾歲就得心梗的人很少。

我剛開始并不想說服利他林的事,當時爸爸也在,他似乎從王皖那里知道了什么,直接問醫生:“會不會是吃了藥的緣故?”

醫生問我什么藥,我沒辦法,只能回答:“利他林。”

一聽這話,醫生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再加上從我媽那里了解到,我的外婆有心臟病時,嘆了一口氣后說道:“你們現在的這些小孩,真的是‘只要學不死,就往死里學’嗎?小姑娘你自己胡亂吃藥時要了解清楚,像利他林這類治療多動癥的藥物,對心血管有較大傷害。特別是在你的家人還有既往病史的情況下,得心血管疾病的概率就更大了!”

“更何況你吃的量還那么大,是藥三分毒,這類國家管制藥物,更是不能小視。這次也是你幸運,搶救及時,不然人都沒了,成績再好又有什么用?”

我說不出話來,因為當初根本就沒有了解到這些。

爸媽則是安撫了我一下,兩個人就走出了病房。隨后,我就聽到了摔東西的聲音,以及爸爸的咆哮。

他們在吵架。

我聽不清吵的是什么,但知道是因為我。好在醫生很快制止了他們,讓他們不要喧嘩。

媽媽過了一會兒,重新回到病房,不知為什么,一直給我道歉:“墨墨,媽媽對不起你,不該這么逼你……現在媽媽只求你快快樂樂平平安安的長大,對不起,對不起……”

我聽著媽媽的話,即使醫生讓我情緒不要激動,我還是落下了眼淚。

\

2018年6月,在家休養的我,沒能去參加高考。

說不遺憾是假的,畢竟付出了那么多。但好在,我也有收獲,那就是媽媽的改變。

由于進行手術之后的一年,每隔兩三個月都要進行復查,加上我身體情況不太好,于是我一直都在家休養,沒有上學。

媽媽給我請了他們學校藝術學院的老師,來給我上我喜歡的繪畫課,平時還帶我去看畫展。因為她不太看得懂,我時常也給她講解一下。

就這樣,我們母女倆的關系好了不少。

今年3月,我們一起去意大利旅行。那天清晨,我們慢慢地走過佛羅倫薩的街頭,路過圣母百花大教堂時,媽媽突然問我:“墨墨,你還想不想考佛美?”

我很驚訝,問道:“媽,你怎么轉性了?該不會是開玩笑吧?”

媽媽搖頭,給我理了理衣領后,告訴我:“自從你出了那件事,媽媽真的感到,在生死面前,一切名利都不重要。以前媽媽總是逼你,覺得什么對你好,卻沒考慮過你有自己的想法。”

“你爸爸想奪回你的撫養權,覺得我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我和他談了很久,才發現你真的與他更親近,關于你的很多事,我甚至沒你爸知道的多。

媽媽的確不稱職,但好在,我還有改正的機會。

“如果你喜歡繪畫,墨墨,媽媽支持你去學。我相信,我女兒這么優秀,無論做什么都能出頭。”

聽了媽媽的話,我的眼淚一下子又掉了下來。我知道自己最看重的人是媽媽,所以能得到她的認可與支持,對我而言真的十分重要。

雖然高興和感動,但我還是打趣道:“那這樣的話,在表兄妹之中,我不就成了那個學著最不靠譜專業的人了?”這是媽媽曾經給我的話,我原封不動地還給了她。

媽媽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只要我女兒開心就好,不用管他人的想法。”

如今,我正在學意大利語,準備作品集去備考佛美。

生死過后,一切在我眼前都顯得充滿了希望。我會為了自己的夢想努力,也會堅持下去,因為我知道,我的家人是我最大的底氣。

\

作者 | 趙榕墨 學生

編后語:

為了考出好的成績,為了遠離媽媽愛的綁架,本文主人公竟然選擇“嗑藥”。殊不知,這種行為百害而無一利。

所幸逃過一劫后,她和媽媽都明白了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對于這個故事,你有何感想?

編輯:WL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