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新剑侠情缘吧:網絡大v“考古君”:主持江口沉銀遺址發掘,“數錢到手軟”

新剑侠情缘2单机游戏 www.mutfa.icu 微博大V“考古君”,粉絲180 萬,自我簡介是:“常年戰斗在考古第一線,休假不看日歷要看天氣預報。”

很多網友并不知道,“考古君”并不是官方微博,背后也沒有一整個新媒體編輯團隊,只是80 后考古工作者劉志巖的個人微博。

劉志巖本科畢業于廈門大學,研究生畢業于復旦大學,后來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2017 年,劉志巖受命作為領隊,主持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的發掘。

“考古君”誕生記

“考古君”最初為人所熟知,還不只是因為戰斗在考古第一線,更是因為他還戰斗在網絡考古科普的第一線。

近幾年來,盜墓題材的網絡小說和影視作品的流行,以及央視《國家寶藏》的熱播,讓原來長期“坐冷板凳”的冷門行業考古突然變得熱門起來,但這種風口浪尖上的“熱”很容易就被帶歪了方向。因為呈現在公眾眼前的是博物館里動輒價值連城的“寶藏”,忽視了考古不等于“挖寶”,而實實在在是一門嚴肅的科學,有嚴謹的理論和方法。

\

劉志巖 攝影:韓杰

考古挖掘現場常常是偏遠鄉村,晚上休息時間刷刷微博,對于劉志巖來說是一種放松,但漸漸他發現網絡上對考古的誤解非常普遍,甚至有某些媒體在做報道的時候,也會把古墓搬遷寫成“倒斗”(盜墓小說里的盜墓黑話)。老學者們或忙于工作,或埋頭學術,無暇辯駁,但作為一個年輕的考古工作者,劉志巖越來越認識到,考古科普任重而道遠,需要有學識的專業人士介入。

新媒體時代在召喚年輕的考古人以專業性的角度為考古發聲,劉志巖意識到自己責無旁貸。正是在這種使命感的驅使下,劉志巖明確了自己的目標,他的個人微博上純私人生活的記錄少了,有意識地轉向專業領域,答疑科普,分享工作進展,對有興趣的公眾進行專業的引導。

考古,不是“烤骨”,也不是“kao 鼓”

在微博上,“考古君”分享過這樣一個自己在四川工作中的小段子:“前些年,文物還沒那么熱的時候,我們下鄉工作經?;崮中┬?。老鄉看到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就會問:你們是做啥子的(干什么)?我們回答:考古的。那個時候老鄉對考古的理解方式一般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烤骨的,大概相當于賣燒烤(正好清灰的小刷子刷土也像在刷燒烤醬料);第二種是:kao 鼓的( 四川話里kao= 敲,kao鼓= 敲鼓),大概相當于搞音樂。”還有些老鄉會認為考古隊是去賺錢的,于是常常把劉志巖稱為“劉總”或者“劉老板”。

考古作為一門嚴謹的科學,有自成體系的表達方式,對普通公眾來說可能不易理解??脊毆ぷ髡咴諭平部脊諾墓討?,要把科學知識、科學方法以及融于其中的科學思想和科學精神,用非專業人士能夠接受的通俗易懂的表達方式,通過多種方法、多種途徑傳播到社會,才能真正將考古成果轉化為社會知識,最終惠及民眾?;謊災?,考古如果只局限在專業人士的圈內,路只會越走越窄,要用大眾易于理解的方式,普及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成果,促進文物?;?。

具體應該怎么做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做了多樣化的嘗試。2013 年起,劉志巖的工作重心也轉向了公共考古方面,談及四川省考古研究院在公共考古方面的努力,他充滿自豪感:“我們單位做了全國第一部有關于考古的動漫片,拍過一部數字電影,還出了第一本卡通書,這些事情都開創了中國考古界的先河,我們院就屬于‘吃螃蟹’的那種單位。”

\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虛擬考古體驗館中,小朋友們正在進行“沉浸式”考古體驗

2013 年12 月, 在人民南路上,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虛擬考古體驗館面向公眾免費開放。這是國內第一個虛擬考古體驗館,開設以來進行了數次更新,每一次版本升級,都掀起了新一輪公眾參與考古體驗的熱情。升級后的考古體驗館借助高清投影成像、3D 立體沉浸式體驗等新技術,可以讓觀眾沉浸式參觀江口沉銀水下考古發掘現場、欣賞出水文物,實時觀看云南烏東德庫區考古現場直播,還可以體驗鉆木取火,參與文物復原等游戲,全面感受考古的魅力。

劉志巖說,虛擬考古體驗館特別受孩子們喜歡,各個年齡段的孩子都適宜,他自己四歲的女兒就很喜歡去那里玩,他相信等這一代孩子長大了,有可能就不那么容易被虛構的盜墓小說所誤導,也由此確知自己做的是有意義的事情。

“作為一個新時代的考古工作者,僅僅做好自己的研究,關起門來做一個學者是不夠的,還需要反思自己的工作對社會有多大的意義。”反思的結果是劉志巖成為了今天的自己——文能做研究、做科普、舌戰網絡噴子,武能跑野外、潛深水,基建考古和打撈江口沉銀兩不誤。

\

劉志巖在四川彭山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的發掘現場

后來在負責江口沉銀考古項目時,劉志巖專門到網上征集志愿者,希望有更多的人參與到考古過程中來,“當時在網上發布了一個招募啟示,問有沒有誰愿意來參加我們的考古發掘。結果很出乎意料,剛發布沒兩天,我的郵箱(提示音)一直在叫,前后收到了大概1200 多份志愿者的申請,我們錄取了其中的15 個人。其中許多人的學歷蠻高,精通很多技能,還有兩個海歸,利用假期加入我們的隊伍,幫助完成資料整理、繪圖、文物修復等工作。不管參與哪個環節,幾乎所有志愿者服務期滿離開時,都覺得收獲很大。”

“挖掘季”休息看天氣,“清點季”數錢到手軟

2018 年,江口沉銀——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考古發掘項目可謂全國矚目,拿獎拿到手軟。那是四川首次開展的水下考古發掘項目,也是中國考古界首次內水區域開展的圍堰考古,是我國水下考古發展史中重要的實踐。圍堰面積之大,開創了內陸河流考古的先河;而出水文物數量之多,等級之高,種類之豐富,堪稱一項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極高的科學歷史價值,毫無懸念地被評選為“2017 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05 年以來,鑒于江口沉銀遺址已發生多次盜掘,專家呼吁宜盡快組織人力、籌集經費進行水下考古發掘。2017 年1 月5 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ぶ行?、眉山市彭山區文物?;す芾硭?,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科學的考古發掘。

項目啟動之初,因為曾在沿海地區的大學讀書,有潛水證書可以勝任水下考古發掘,劉志巖“臨危受命”接到了帶隊的任務。

\

四川彭山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的發掘現場

劉志巖覺得自己跟四川非常有緣。高中時一次看電視,正好央視在直播老官山漢墓的發掘,“看完那個節目,我就決定以后學考古了。雖然真正從事了這一職業后, 才發現跟當時想象中還是不太一樣。”2007 年,劉志巖參加了三峽考古田野實習,這也是后來他遠離家鄉在四川工作很重要的原因。“對整個川渝地區歷史文化有了一個初步了解后,就覺得這個地方不錯。”當時沒有想過,10 年后會在這里接下一個備受矚目的大任務:作為領隊,主持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的發掘。

開始的時候,劉志巖內心無限忐忑,并不知道水下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圍堰考古更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全靠摸著石頭過河。他暗暗給自己打氣:哪怕挖出來一枚銅錢、一個發簪都算勝利。沒有想到,成果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期——前后進行的兩次考古發掘,面積達兩萬余平方米,出水各類文物4 萬2 千多件,銅錢和發簪都多到不得不設專人清點。“最開始向領導提出要買一個保險箱。買了一個小的,當時想著萬一真的什么都沒挖到,或者只挖到一把銅錢,保險箱買來裝不滿不是很丟面子嗎?結果我們才挖了兩天,就把這個保險箱裝滿了,只好又接著買大的保險箱;單開門的放不下了,就買雙開門的。后來出土文物太多,保險箱都買不起了,只好買便宜一點的鐵皮柜,陸陸續續地把三個房間已經都裝滿了。工作人員每天工作就數錢,從早上數到晚上,數錢數到手抽筋。”

\

四川彭山江口古戰場遺址發掘區全景圖

“回首江口沉銀遺址的考古發掘,真是一次有趣且難忘的經歷。在我們的眼前,在我們的手里,張獻忠江口沉銀就這樣從傳說變成了歷史??雌鵠?,傳說和歷史之間似乎只隔了一次考古發掘,但這背后卻是數十個考古人99 個日夜的艱辛工作。不過,考古人是幸運的,因為我們可以親手觸摸歷史。”

整個江口古戰場遺址面積是100 萬平方米,考古工作人員爭分奪秒只完成了兩萬多平方米考古挖掘。今年,江口沉銀將進入三期考古工作,盡管一年里只有4 個月的時間可以進行挖掘,但其余的時間,劉志巖依然是成都、彭山兩邊跑。頭兩年挖出來的數萬件文物需要清點、修復、?;?,還要配合整個彭山周邊的基建考古。

劉志巖喜歡杜牧的一句詩:“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不知道他們還會在沉沙中打撈和磨洗出怎樣的歷史真相,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_ 本刊主筆 > 侯雯雯

編輯:WL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