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手機版

类似新剑侠情缘:90后西藏女孩扶貧支教數載“走出來是為了更好地回去”

新剑侠情缘2单机游戏 www.mutfa.icu 四五月份的校園,隨處可見畢業生們奔波的身影。西安交通大學的白瑪央金就是穿梭其中的一位“網紅畢業生”——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標兵,為了不讓西藏支教事業因為自己畢業而斷掉,她正忙碌著,為了接下來一年的研究生西部支教事宜,她正準備著。

白瑪央金,這位從偏遠山村貧困家庭走出來的藏族大學生,初中畢業后義務支教數載,以自身經歷言傳身教,鼓勵家鄉更多的孩子讀書上學;大學期間,她發起的“交大雪域女團”(現為西行雪蓮社)支教團隊獲得西藏當地群眾的一致認可和肯定,并將持久發展。

\

白瑪央金。受訪者供圖

“人生精彩與否,自己做主!”翻看白瑪央金的朋友圈,記錄最多的就是醫學救援和支教輔導時的情景。若問何時萌生了回家鄉支教的想法,這或許和她自身求學經歷分不開。“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我小時候,能有人給我輔導功課,講講外面的世界該多好。”

“你一個女生讀這么多年書有什么用,等你畢業的時候,你爸媽頭發都白了……”白瑪央金的家鄉,扎巴村,西藏山南市桑日縣絨鄉一個半農半牧的山村,當“讀書無用”“因學致貧”等落后教育觀念盛行,村民對于堅持讓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家庭嗤之以鼻時,白瑪央金至今仍記得母親當時說過的一句話:“只要你有能力,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你上學。”“后來每往上走一個年級,我就想著,必須要好好學,只有學好了,我才有繼續上學的可能。”就是在這樣的鼓勵和信念之下,白瑪央金小學畢業了。

而能夠上學的喜悅,學習條件的艱苦,白瑪央金至今仍記憶猶新,“七歲那年六一兒童節,當媽媽拿出新做的衣服和書包,跟我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一名學生’時,除了興奮、感動,我還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每天放學回到家,我會先幫爸爸媽媽干點家務活再寫作業,從小學一年級到五年級,我都是在煤油燈下寫完了作業。”白瑪央金回憶到。

12歲到外地上初中,背井離鄉在外求學的白瑪央金憑著對讀書的渴望和堅韌自立,成了村民眼中有出息的孩子。“出來以后才知道家鄉和外界的差距,經過藏區和內地的求學之路,我深深感受到了知識改變命運的重要性。”

扎巴村承載了白瑪央金太多的童年回憶,作為走出大山的一名學生,“我一直想用自己的經歷鼓勵家鄉更多的孩子讀書上學,鼓勵他們走出大山追逐夢想,讓村子變得更好。”

\

白瑪央金(中間)正在和家鄉學生互動。受訪者供圖

初中畢業暑假回家,就是從這個暑假開始,白瑪央金開始輔導村里孩子的學習,給他們講外面的世界,每年寒暑假都如此,“我媽每次都會說,姐姐一放假,家里的米用得飛快。”村里人也戲稱她為“孩子老師”。

孩子眼中的家庭教師,村民眼中的“孩子老師”,白瑪央金就這么擔起了村里的“臨時教師”直到2015年大學寒假,扎巴村駐村干部和村兩委召集了村里的10余位大學生為改變村子現狀建言獻策,并組織召開了一場教育大會。白瑪央金說出了“大型支教”的想法,希望能有更多學生來到家鄉支教,改變村子里落后傳統的教育理念:“我今天要講的是關于教育觀念的,盡管你們大部分人都是我長輩,我仍然要把自己的一些你們看起來有些可笑的想法說給你們,我希望你們能聽一聽。”

\

白瑪央金正在村里組織的大會上發言,講述教育的重要性,她決定對家鄉父老鄉親進行一次“思想教育”。資料圖

在這次大會上,駐村干部對支持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父母和家庭以贊許,“這些父母是扎巴村的驕傲!他們寧可自己過苦日子、窮日子,也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沒書讀,沒有未來。他們是扎巴村的驕傲,他們的孩子是扎巴村的未來!我們也希望越來越多的村民意識到知識的重要性,要相信知識改變命運。”鼓勵了更多人支持教育。

說干就干,白瑪央金在西安交通大學老師的幫助協調和扎巴村村干部的鼓勵支持之下,2016年7月31日和8月1日,白瑪央金清楚地記得,七名來自各個專業的同學組成了第一批“雪域女團-西行雪蓮社”支教隊,回到家鄉,走進西藏,將扶貧支教的想法變為現實。

萬事開頭難,支教工作并不如想象中開展得那么順利,剛開始不管是孩子家長還是其他村民都并不看好,“她們就是過來擺擺架子。”唯有做得更好,才能打消村民的疑慮。白瑪央金給自己鼓勁“既然來了,我就要好好做!”支教隊員們根據各自擅長的科目分批分班,為村里學生補習文化課業的同時,還開設了“暢聊天地暢聊夢想”等思想品德課,白瑪央金還利用醫學生的專業優勢,向鄉親們普及醫療保健知識,讓更多村民們了解多發疾病的預防和基本治療方法等,提高鄉親們的醫療意識。

“支教過程中有太多故事在我腦海中放映,但有一件事,我覺得我可能這輩子都忘不了。”一次課上,白瑪央金分享了自身經歷后,布置了一個自愿性的作業:“你們回去之后替父母做一件事情,做什么都可以。你可以做,也可以不做。”

\

叛逆少年課后主動幫父親洗腳,這位父親感動的落淚了。受訪者供圖

沒想到的是,晚上,一位家長發來彩信,“我打開彩信,看到一個叛逆男娃正在給他爸爸洗腳。”第二天早上,這位父親拿著自家烙的餅和酥油茶找到白瑪央金“白瑪,特別謝謝你,我超級感動。孩子端水過來的時候我都有點害羞,當孩子開始給我洗腳的時候我落淚了。”這可能就是支教最重要的意義之一吧。

支教活動受到了一致好評,也點燃了本村大學生和更多在外求學的藏族大學生接力支教的熱情。村民們從“冷言相對”到自發地拿著酥油茶感謝,見面時會說聲“老師今天辛苦了。”這份信任和肯定,堅定了白瑪央金和其他支教隊員的信心。

“走出去是為了更好地回來。”12歲開始便離開家鄉求學的白瑪央金心中一直牢記著這句話。她說,回家鄉支教只是她做的一件小事,一個開始。未來,她還要為家鄉作更多的貢獻。“等到完成學業,我還是會回到家鄉,因為那兒有更需要我的人。”(中國青年網記者 宋莉)

編輯:WL
返回頂部